香菇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信贷失衡背后银行管理机制弊端待除【CICEE】

时间:2022-11-24 来源网站:香菇财经网

信贷失衡背后:银行管理机制弊端待除

信贷失衡背后:银行管理机制弊端待除 更新时间:2010-11-28 8:40:56   显然,要从根本上消除信贷投放不均衡的诱因,商业银行一方面应加强信贷投放精细化管理,综合考虑货币政策、实体经济发展等因素,使信贷业务的增量和增速应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上,并努力调整信贷结构,合理匹配存贷期限,降低贷款客户及行业的集中度,保持信贷结构均衡。

另一方面,商业银行还必须完善内部的考核制度,科学地评价经营绩效,尤其应当关注单位资产利润率、单位边际资产回报率的高低等,从利益机制上真正解决信贷投放不均衡的问题。

尽管“合理把握进度与节奏,实现信贷均衡投放”的理念几乎贯穿了银行业全年的经营部署,然而临近岁末,非理性的信贷冲动仍然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话题。

连月来的货币信贷反弹,已经使今年前10个月的广义货币增长19.3%,超出了17%左右的既定目标;而共约6.9万亿元的信贷投放,距7.5万亿元的全年规模仅剩下6000多亿元的空间。

更加不容乐观的是,据某国有银行研究部门测算,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前三周,新增银行信贷也超过了5000亿元。那么,接下来的时间里,商业银行又该怎么办呢?

然而,央行的态度十分坚决。11月24日晚,央行通过官方网站发布消息,严令各金融机构必须按照宏观调控要求合理投放贷款,控制好今年后两个月信贷投放的节奏和力度,使信贷投放总量符合宏观调控要求。

尽管当前信贷失衡的局面并不完全是银行单方面原因所致,但从根本上讲,只有引导货币信贷向常态水平回归,才能从根本上促进经济的平稳快速增长。这对银行业来讲,无疑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信贷均衡投放≠规模平均分配

如果说,2009年信贷增长是由“疾风骤雨”到“和风细雨”,投放节奏明显不均衡,那么,今年以来商业银行的贷款投放,可谓是在需求冲动与主观控制之间,向着总量与结构的均衡靠近。

所谓信贷的均衡投放,并不是按月平均投放信贷数量,而是依据经济运行的实际需求,来把控信贷投放的数量与节奏,使信贷市场达到供求均衡。其目的,不仅要达到总量的均衡,还要把有限的信贷资金投向资金最短缺的行业和领域,实现结构的优化。

在我国,由于银行业的信贷结构对于经济结构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信贷投放结构的失衡,通常会导致某些传统行业的过度“膨胀”,一些需要大力支持的新兴行业则愈发“孱弱”,从而进一步加剧经济结构失衡。

特别是,我国大型银行市场程度高,信贷资源集中,更易引进信贷投放大幅波动。据统计,目前,五家大型银行信贷规模占全部银行信贷规模50%左右,中小银行信贷规模仅占20%左右。在分支机构数量上大型银行占55%,中小银行仅占3.39%。因此,在信贷资源集中情况下,信贷投放变化弹性大,仅几家大型银行的信贷投放变化就能引发信贷总量的较大变化。

应该说,在经过了全力以赴拯救危机的2009年之后,天量贷款投放已经为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预期积聚了沉重压力。作为影响我国物价和通货膨胀预期最关键的因素之一,当前,如果不能有效控制住银行信贷投放冲动,加剧流动性泛滥,那么,不仅将加速物价上涨,还会强化公众通货膨胀预期,进一步加剧物价攀高。而严重的经济失衡最终将导致金融体系的崩溃。

为避免今年信贷投放再次出现去年的规模膨胀和异常波动,今年以来,央行多次强调要合理控制信贷增量,把握好信贷投放节奏,努力实现逐季均衡投放和平稳增长;银监会亦出台了“三个办法一个指引”等一系列强制性措施。

实事求是地讲,均衡投放信贷资金、加快信贷结构调整,得到了商业银行前所未有的重视,体现经营业绩中的变化也越来越多。以今年各家银行三季度业绩报告披露的数据为例,各家银行除了对国家重点振兴行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节能减排等绿色产业给予了重点支持外,中小企业、“三农”、民生等以往资金短缺的领域今年得到了银行信贷的突出支持。

其中,9月末工行小企业贷款余额达4270亿元,比年初增加1162亿元,增幅达到37.4%;交通、水利及电力等重点支持行业贷款余额占比上升,而制造业、租赁、商业及服务业贷款余额占比下降,显示中行信贷结构进一步改善;而素以房地产贷款为主业的建行,房地产业贷款增速却远低于公司类贷款,教育、卫生等重点民生领域贷款增幅达16%,大幅高于公司类贷款平均增速。

应该说,无论从信贷投放的进度还是结构看,今年情况都好于去年。不过,仅从数据上分析,按全年7.5万亿元增长目标看,信贷投放不均衡的问题依然存在。

放贷不均衡凸显机制短板

客观地讲,银行放贷的不均衡并不完全是银行单方面原因所致,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却凸显了当前银行业信贷管理及考核评价体系的短板。

应该说,信贷非均衡投放有其内在动因,信贷资源配置不合理是其中之一。就现状而言,利差收益以及与信贷相关的业务收入仍然是我国银行业利润的主要来源。在利差水平保持一定的情况下,银行盈利水平主要取决于信贷规模。换句话说,拥有了信贷规模也就相当于拥有了利润。

不仅如此,贷款越早发放,表现为当年的收益就越多。由于年初发放贷款,银行全年可以收息;而年末发放的贷款,下一年才能收息;加之贷款拨备为一次性计提,晚投放贷款不仅未收到利息,贷款额还纳入基数开始计提拨备,致使当年利润减少———可以说,“早贷款、早受益”的经营理念,已经成为商业银行的惯性行为。

现实恐怕并不尽然———那些投向了产能严重过剩、“两高一低”行业;那些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直接形成了银行定期存款或购买理财产品,进入股市、房市的贷款,实际上都是低效甚至无效的贷款。

对此,曾有商业银行人士如此抱怨说,在贷款规模受限的情况下,因为担心贷款资源有限,客户会集中在月初申请贷款,银行当月的贷款额度往往等不到月中就用完了。但是,客户贷款需求仍然很大,银行如果不给予满足很可能被认为惜贷,而如果放了贷又会产生投放节奏快,进度不均衡的问题———“作为银行,我们也很难把握。”

诚然,由于当前信贷需求构成较为复杂,如果仅从严格按月控制信贷限额上进行调控,很难实现信贷的投放。但从更深层次上看,商业银行信贷投放的不均衡,实际上凸显了其利益机制的不合理,迫切需要建立一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信贷投放机制和信贷风险管理制度。

近日,记者赴江西采访,沿途路过某银行网点,“存款999元赠送2011年年夜饭”的横幅赫然在目。尽管高息揽存及其他变相不正当竞争手段早已为监管层明令禁止,但实际上,素来被视为立行之本的存款业务,始终是商业银行竞争最激烈的前沿领域,而存款规模指标则毫无疑问地成为银行综合经营考核指标体系中最重要的一项。

更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完成考核任务,商业银行通常采取以贷吸存的手段来拉动负债经营。相关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商业银行在某一时点通过集中投放贷款而派生的存款规模平均占到20%以上———而这已经成为导致贷款波动的重要诱因之一。

另外,从目前我国商业银行的考核评价体系看,银行通常都是按照总量指标来评价经营绩效,比如贷款总量、利润总额、资产回报、不良资产率等,而没有考核信贷结构优化的指标、单位信贷资源收益率指标等,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银行贷款的不均衡。

显然,要从根本上消除信贷投放不均衡的诱因,商业银行一方面应加强信贷投放精细化管理,综合考虑货币政策、实体经济发展、客户信贷需求、自身业务结构等因素,使信贷业务的增量和增速应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上,并努力调整信贷结构,合理匹配存贷期限,降低贷款客户及行业的集中度,保持信贷结构均衡。

另一方面,商业银行还必须完善内部的考核制度,科学地评价经营绩效。不仅要看利润总额,更要看利润的取得占用了多少资源,花费了多大成本,尤其应当关注单位资产利润率、单位边际资产回报率的高低等等,从利益机制上真正解决信贷投放不均衡的问题。

相关文章:

胡晓炼:按照宏观调控要求合理投放贷款程凯:通胀的七寸在哪里?澳央行行长支持商业银行加息机构称12月加息无悬念债市资金面堪忧香港上月新取用按揭贷款额环比减少26%紧缩预期下11月贷款或反弹年内加息可能性加大银监会严控信贷日均存贷比或成监管指标央行提出采用数量和价格工具管理流动性胡晓炼“鸣枪示警”:对四大风险问题发警告沪指半日跌0.17%政策面回暖支撑市场信心

济南前十名装修公司

室内装修施工

上海老房翻新哪家好